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鐵甲研究院 > 【深度】走“王道”而非“霸道”,三一重機全球化格局

                  【深度】走“王道”而非“霸道”,三一重機全球化格局

                  【鐵甲網 整理】在美元升值時代,卡特彼勒仍死守美國的一部分生產基地,頂著連續三年赤字的巨大壓力,與小松在美國市場上展開激戰??ㄌ乇死盏目偨浝砀吲e自由貿易旗幟,不肯借助政策力量打擊虎視眈眈的小松,令當時的小松掌舵人安崎曉深懷敬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松經過充分討論,安崎曉提出,停止將卡特彼勒視為競爭對手。理由是,就算小松保持目前的狀態,以同樣的戰略與卡特彼勒競爭,坐上世界第一的寶座,也必將招致美國政府和民間的大反擊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圖片來自kmp中國服務中心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十年中國工程機械整體創新能力提升;產品開發能力提升;對風險控制能力提升,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工程機械市場。未來十年,中國本土工程機械企業一定會成為全球競爭的重要參與者和亮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段故事放在中美貿易不斷升級的今天依舊有很多借鑒意義。尤其是,面對中興卡脖子事件,三一重機已經開始的行動,尤其值得深思,我們來看看三一重工是怎么做的?國際化的戰略又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“絕不成為第二個中興”

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上任后,發生了中興通訊事件和華為事件,雖然都和工程機械不相干,但三一作為整機廠意識到,如果有一些關鍵零部件不能自主控制,將來萬一又買不到,整臺挖掘機就動不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三一重機生產了10萬臺挖掘機,占全球的1/6。而本世紀初,外資挖掘機占中國市場的90%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興、華為事件發生后,三一的憂患意識最強,他們發誓“絕不成為第二個中興”,和供應商、代理商商量,加快自主控制的步伐。“如果我們的控制器不用國產芯片,國產廠商就永遠不會有接受度,連知道產品好不好、問題在哪里的改進機會都沒有。萬一將來國外芯片不給用了,還是會停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,客戶對挖掘機的核心零部件是不是國外品牌很在乎。對客戶來說,一停機就是很大損失,對產品穩定性的要求很苛刻,不會因為“愛國”就妥協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發動機目前還是日本五十鈴、三菱唱主角,但三一和濰柴、玉柴也在合作。差距不大,只要有客戶愿意用,經過反饋很快就能改善。”在液壓閥方面,國內供應商的主油路加工能力不錯,類似毛細血管的小油路加工能力還不夠,成品率低。但未來是電控時代,靠軟件和智能化電控,這方面有換道機會,剛好也是中國企業擅長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愛比強大更重要

                  在考察三一重機期間,秦朔問:“既然三一可以把過去不會的、做不到的都做出來,是不是意味著,外企將來會被你們打得無路可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回答:“當你有獨霸思想,想把一個行業吃干榨凈時,就會出問題。”什么都自己做,不僅做主機還做核心零部件,成本肯定高于那些專注于零部件制造的企業,而且他們會像防賊一樣防你,怕你進入,你也不可能在每個地方都做到最好。自己做部件,部件部門有穩定訂單,缺少競爭壓力,也會生出惰性而退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分工,是生態,是共享,是大家都有飯吃。這樣更長久。因此也有了開篇的那一幕,對手之間的尊敬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進一步延伸思考,當中國企業的競爭力真的越來越強,一定能通吃世界嗎?

                  不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全球市場是由一個個國家市場構成的,國境線就是市場邊界。如果別國需要你,信任你,那你的產品和服務就能在各國銷售。如果別國認為你的強大有不合理、不合規之處,不那么認可你,就要跟你談判,要求公平,甚至對你“雙反”,甚至在極端情況下,不玩了,不再有貿易往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現在起,強大的中國企業需要認識到——你們最大的競爭對手可能不是國際同行,而是世界看待你們的眼光,以及看待中國的眼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愛比強大更重要,贏得尊重比市場傾銷更持久,競合意識比把對手都消滅的獨霸思想,能走得更遠。畢竟,世界不是由冷冰冰的數據構成的,是由各國的人的感受構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創新突破,后發優勢

                  過去十年行業從一個高峰到另一個頂峰,中間經歷了起起伏伏,每一家現在還屹立于行業的工程機械企業都值得我們尊敬。未來十年我們走出去的企業要思考,我們能為海外用戶帶來什么價值?未來仍然有很多不確定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宏福表示自己很少講十年,如果非要講的話,首先,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工程機械市場,并且會得到強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是全球化,中國品牌必須要走出去。在走出去的時候要注意不能影響當地人的生活和生意,需要做好各方面的準備,為當地帶來什么,做到真正受歡迎,為當地帶來利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再者,中國未來一定會出現創新性、革命性的技術,來改變行業發展?,F在做的是設備怎么耐久可靠,未來機械要做的更聰明。中國在新技術方面有望出現彎道超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三一也在做生態,從產品到數據,做領頭羊,價格穩定,且保持高度;比如三一,當前的產品價格保持的非常堅挺,在國產中突出,也可比肩很多外資品牌的價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一的后發優勢也非常突出:高效的執行,敏銳的市場洞察和疾慢如仇的行動理念,舍我其誰敢為人先的行事作風。在全球化背景下,三一或許沒有直接表態,但是實際上正朝著“王道”而非“霸道”的方向發展。(參考秦朔的朋友圈《如果特朗普再多干兩年——中國企業全球競爭力思考 || 大視野》一文整理)


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網絡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我要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表情
              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放荡的护士呻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