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經營 > 【上下游】芯片超車,追趕正當時

    【上下游】芯片超車,追趕正當時

      “我們的芯片從無到有,從有到成,不斷前進。”“集成電路產業對于一個國家來說至關重要,關乎現在,也影響未來。”

      寥寥數語,卻擲地有聲。今年兩會期間,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科學院微電子研究所研究員周玉梅,在3分鐘“委員通道”直播里直面“芯”傷,坦然解釋集成電路為什么難,既分享我國在該領域的可喜進展,也直言我們與世界先進技術之間的差距。

      自2018年至今,從中興到華為,美國用行政力量在半導體制造領域卡中國的脖子,國人缺“芯”之痛久久難以平息。在如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,從中央到地方,從科研院所到一線市場,治療“芯”傷的方法層出不窮。

      不氣餒,不妥協,唯有前進。在2021年兩會上,代表委員對芯片產業發展積極建言獻策。2021年,無論彎道超車還是換道超車,國產替代,追趕正當時。

      中國芯比想象中強大

      用7納米加工工藝,可以在一根頭發絲的橫截面上,擺放40萬個小晶體管——芯片毫無疑問屬于制造業中的高精尖產品。

      2021年3月7日,在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第二場“委員通道”上,周玉梅委員分享了集成電路領域的喜人進展:我國芯片設計企業已經采用全球最先進的5納米工藝,設計實現了麒麟芯片。芯片制造企業、芯片封裝企業已經進入全球同行業的前十。在國際頂級產業會議上,我國研究成果頻頻入選。在科技創新的驅動下,“十三五”期間,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年平均復合增長率達到了23.4%。

      “從2006年國家開始部署重大科技專項以來,有三個專項和集成電路相關。在專項的驅動和牽引下,集成電路領域在基礎研究、應用技術、產品研發上都得到了快速推進,產業也得到了全面部署。我國的自主芯片已經在北斗衛星、超級計算機等領域廣泛應用。”周玉梅委員說。

      中國芯比想象中強大。即使我們長期處于全球產業鏈微笑曲線的中間環節,也能夠在實踐中學習、完善產業鏈,培養出一批知名的世界級品牌。但自華為事件之后,我國企業在高端芯片、芯片制造設備方面的短板被暴露無遺。

      集成電路為什么這么難?周玉梅委員說,“集成電路是一個人才、資金、技術高度密集的產業,同時它也是一個按照摩爾定律快速迭代的產業,是一個全球化競爭的產業。我們國家跟世界先進技術相比還有差距,更需要我們加大加快投入力度。”

      周玉梅委員連續多年在提案中呼吁“培養集成電路人才急需設立一級學科”。2020年12月,集成電路科學與工程提升為一級學科。周玉梅委員直呼,“希望更多優秀學子報考集成電路專業。相信在我國新型舉國體制的優勢下,我們在關鍵問題、在‘卡脖子’問題下大力氣,一定會有更大突破。”

      芯片追趕正當時

      面對近幾年“缺芯少魂”的窘迫,自主造芯、國產替代的呼聲越來越高。事實上,我國集成電路產業也并非一窮二白,正如周玉梅委員所說,過去十五年,相關產業得到了全面部署。

      加之,2014年6月,國務院審議通過了《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》,當年,集成電路大基金的成立對推動集成電路產業快速發展功不可沒,可以說,至少提前爭取了近五年的發展時間。

      2021年1月28日,工信部消息稱,為統籌推進集成電路標準化工作,加強標準化隊伍建設,有關單位提出全國集成電路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籌建申請,秘書處擬設在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,委員單位包括深圳市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、大唐半導體設計有限公司、展銳通信等90家,涵蓋集成電路上下游產業鏈公司、科研院所、高校、用戶等。國家隊陣容初現。

      芯片追趕正當時。今年兩會期間,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對芯片攻關的方方面面建言獻策。

      記者從政協大會發言材料中獲悉,全國政協委員、海南省工商聯主席,海馬集團董事長景柱建議,發揮民營企業在解決關鍵領域“卡脖子”問題中的獨特作用。建議加大對走“專精特新”發展路徑的民營企業和行業“隱形冠軍”的支持力度,特事特辦幫助他們走穩走遠,在關鍵領域核心技術上做深做透,使更多民營企業擁有“獨門絕技”。

  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鄧中翰表示,“在重視支持芯片研發的同時,著力加大對相關標準和對芯片‘垂直域創新’的重視與支持,不斷挖掘出芯片新賽道和應用新領域。”

      在創新金融支持方面,他建議國家積極指導相關產業投資基金,協同配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二期投資基金,繼續加大對集成電路產業的投資支持力度,在投資支持對象上向有國家戰略需求、國家標準支撐、自主知識產權,具有垂直域創新和應用的重要領域傾斜。

      同時,在重視未來人才培養的同時,還應給予現有科研工作者更多時間。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科學院院士、首都師范大學教授方復全建議,應加大基礎學科方面的投入,給科研工作者更多的時間和空間,來克服“卡脖子”的問題,縮小與發達國家科技創新方面的差距。

      “現在有個現象,為了讓技術馬上落地和見效,經常忽視基礎科學的投入,但是其實只有基礎科學發展‘厚實’了,才能有‘后勁兒’,在‘卡脖子’的問題上才能有自己的解決辦法。”方復全代表舉例說,數學作為自然科學基礎,在很多關鍵技術的突破上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天津市科協主席、中國科學院院士饒子和指出,基礎研究已不再是探索自然的“純科學”,在當前形勢下,基礎研究在關注世界科技最前沿的同時,應更緊密地聯系國家重大需求,重點解決國家在基礎理論、底層技術、基礎材料、基礎軟件等方面的重大需求。

      “如今,中央提出‘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’,是我們這個時代又一次‘向科學進軍’的號召。” 饒子和說。

      有基礎,有思考,還得講究方式方法,因為高端產業發展急不來。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在兩會“部長通道”上強調,發展5G、新材料、新裝備等新興戰略產業,包括外界關注的通訊芯片時,要遵循市場規律。“不能搞盲目重復建設,也要防止一哄而起。要按照市場化、法制化的規律,要看到市場大背景。”

      山雨欲來風滿樓。在2021年兩會上,我們感到芯片產業的一切都蓄勢待發。集成電路是從業人員的長征路,仍需繼續跟時間賽跑。2021,征途漫漫,惟有奮斗。(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方)


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我要評論
    表情
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欧美人与动牲交A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