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企業 > 挖掘機價格又要漲了:經銷商年后漲價未果,這次廠商主導有戲?

    挖掘機價格又要漲了:經銷商年后漲價未果,這次廠商主導有戲?

    6月16日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從挖掘機業內人士處獲悉,包括三一挖掘機在內,山東臨工挖掘機、徐工挖掘機、柳工挖掘機等業內公司紛紛表示,于近日上調部分挖掘機產品價格,其中,“小挖”上調10%,“中挖”上調5%。

    三一挖掘機發布的調價函稱,由于自去年以來,鋼鐵等大宗材料價格持續大幅上漲,國際疫情也導致海內外產業鏈上下游受到了較大沖擊,供應商面臨巨大壓力,導致綜合成本大幅上升。

    今日(6月17日),記者采訪了三一挖掘機在安徽、河南兩地的代理商合肥湘元工程機械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合肥湘元)市場部長李源(化名)。李源表示,上一輪經銷商曾試圖聯合提價,但并沒有讓挖掘機價格漲起來,反而下跌不少。

    據《每日經濟新聞》此前報道,今年春節期間,合肥湘元發布了一則《關于三一挖掘機產品價格調整的通知》,將“微挖”、“小挖”價格上調0.5萬元~1萬元;將“中挖”(20噸~30噸)價格上調1萬元~2萬元;將“大挖”(30噸~50噸)價格上調2萬元~3萬元。

    同時,徐工挖掘機在安徽的代理商決定從3月1日開始,將“中小挖”(10噸以下)機型價格上調1萬元,將“中挖”(13噸~29噸)機型價格上調2萬元,將“大挖”(30噸以上)機型價格上調3萬元;臨工挖掘機在湖北的代理商決定將“微挖”“小挖”機型價格上調1萬元,將“中挖”(20噸~30噸)機型價格上調2萬元,將“大挖”(30噸~50噸)機型價格上調3萬元。

    彼時,李源向記者透露,2020年挖掘機行情火爆,但合肥湘元卻是賣一臺“小挖”要虧數萬元不等。他分析稱,代理商試圖漲價是想傳達出一個信號:不想再降價,能漲上去最好,底線是止住降價。

    然而,6月17日,當記者再度聯系上李源時,他卻表示,年初那一輪漲價并沒有讓挖掘機價格漲起來,反而又下跌不少,“以SY55C pro版小挖為例,廠家給我們進貨價格是18萬元/臺~20萬元/臺,當時市場價只能賣到12萬元/臺~14萬元/臺,但我們漲價后,這款小挖市場價格又往下跌了5000元~10000元,幾乎沒有效果。”

    李源還表示,當時合肥湘元還能依靠賣“中挖”“大挖”來彌補銷售“小挖”的虧損,但這幾個月來,連“中挖”的價格也都倒掛了。

    而對于代理商意圖共同漲價后,挖掘機價格反而下跌的現象,李源稱之為“內卷”,并表示代理商內部博弈未形成平衡。

    根據金投網數據,今年4月1日,鐵礦石主力期貨價格跌至年內最低點920.0元/噸,隨后一路走高,到5月12日漲至最高點1358元/噸,累計漲幅達47.61%。截至6月17日,鐵礦石主力期貨價格波動多日,報收于1223.5元/噸。

    對此,山東臨工挖掘機調價函稱,隨著鋼材等大宗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,導致整個工程機械產業鏈制造成本大幅上升,供應商價格全面提高,挖掘機主機制造成本增長15%以上。

    李源表示,他比較看好此次由廠商主導的挖掘機漲價行為,因為國內幾大品牌都是上市公司,需要考慮利潤因素,行業內部也不可能一直惡性競爭,肯定會回歸理性。

    此外,恒立液壓(601100,SH)證券事務代表周佳立曾在今年3月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公司除了部分鑄件、零部件漲價外,用于制造挖掘機的零部件產品的價格并沒有上漲。他認為,公司不漲價的底氣在于今年1月~3月的訂單環比增長率超20%,產能相比2020年一季度翻倍。

    5月18日上午,恒立液壓董事長汪立平在2020年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,公司正在和下游客戶商量漲價問題。

    “商量不通,今年下半年利潤可能要下滑;商量通了,價格給我漲一點”,汪立平說,“聽說目前市場上客戶不再漲價了,如果客戶不漲價,我們也漲不上去,但的確有供應商快撐不下去了。”

    據汪立平介紹,目前工程機械行業中,結構件、配件等產品價格都在上漲,而且部分生產廠家已經實現了“第二波漲價”,唯獨毛利率較高的發動機和液壓件沒有漲價。“別人一看你液壓件毛利率這么高,誰會同意你漲價?”汪立平笑道。

    記者于今日(6月17日)再度聯系周佳立。他表示,目前鋼材價格上漲對公司成本的影響處于整體可控狀態,公司和下游客戶商量漲價的進展則是“還在談”。挖掘機經銷商年后意圖漲價未果,如今換成廠商主導漲價,能否達到預期效果?

    每日經濟新聞


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我要評論
    表情
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欧美人与动牲交A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