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企業 > 十年私募老炮變身造車新勢力 | “專精特新”百家訪談之博雷頓

    十年私募老炮變身造車新勢力 | “專精特新”百家訪談之博雷頓

    編者按:

    去年以來,專精特新企業迎來多項政策力挺。2021年7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特別指出要開展“補鏈強鏈”專項行動,加快解決“卡脖子”難題,發展專精特新中小企業。北交所的設立,更是為以“專精特新”為代表的創新型中小企業發展提供了更加直接和廣闊的想象空間。

    藉此,直通北交所特推出“‘專精特新’百家訪談”系列,希望能為市場提供一個全方位了解該群體的窗口。這是“專精特新”系列訪談 第 7 篇 。

    30秒快讀

    比起做私募投資,陳方明認為扎進新能源汽車領域創業或許更能深入產業。

    如果采用光伏能源驅動的電動寬體礦卡進行作業,鄂爾多斯一年可以節約出200多億元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“現在創業不提新能源,不提造車新勢力,是不是顯得有點out了?”一度,不少創業者向直通北交所(ID:tobse666)這樣打趣。

    時間的鐘擺回到2016年11月,在上海閔行區申南路168號,陳方明正在組建一個新的創業團隊。在此之前,他的身份是上海易津資本創始人,公司主要投資賽道是新能源、新材料。

    在做了近十年的新能源領域投資后,陳方明預感到未來與新能源汽車相關的創業將遍地開花。彼時,他開始萌生親自下場創業的想法。比起做私募投資,他認為扎進新能源汽車領域創業或許更能深入產業。 

    就這樣,十年私募老炮變身造車新勢力。

    -1-

    當時,新能源汽車賽道已經聚集了不少選手。

    2015年初,何小鵬和夏珩等人在廣州發起成立小鵬汽車;2015年7月,李想在北京成立理想汽車;同年,沈暉等人在上海創立威馬汽車。

    還有諸如特斯拉、比亞迪這樣的企業也是賽道之上的實力玩家。大家普遍認為新能源汽車賽道蘊藏一個巨大的機遇,有可能再造一個“蘋果”。

    2016年,新能源創業開始在全球興起了一個浪潮。行業也發生了一件大事——突破能源聯盟橫空出世。這是一個由比爾·蓋茨、馬云、貝佐斯、穆克什安巴尼、沙特王子阿爾瓦利德本塔拉爾等20位全球商業精英共同參與發起的基金聯盟。

    這支能源主題基金金額超10億美元,主要用于投資初創及成長期企業,為全球提供下一代可靠、可負擔、零排放的能源、糧食和產品。

    一群全球頂尖大佬將目光鎖定新能源投資,這預示著賽道的風口即將開啟。

    除了資金端的涌動,陳方明還向直通北交所(ID:tobse666)分享了這樣一個自己看到的故事:

    在中國的鄂爾多斯有很多露天煤礦。為了開采這些煤礦,大量的燃油礦卡不分晝夜地工作。這些露天煤礦大多采用寬體礦用車輛運輸。這種車輛每公里耗油達4L。如果按每天單臺車運行100公里計算,一臺車每天需要燃油400L,價值約2500元人民幣。

    整個鄂爾多斯市大概有4萬臺寬體礦用車輛,如果全年運行300天的話,將產生近300億元的燃油費用。

    這個能源消耗數據驚人。

    由于長期做私募養成的習慣,陳方面恰好也擅于運用統計和數據來審視商業機遇。最終,陳方明沒有將目光鎖定在新能源乘用車,而是著手做新能源重卡商用車輛及重型工程機械。于是,電動寬體礦卡應運而生。

    恰好,鄂爾多斯有著中國最好的光伏基礎。如果全面采用光伏或者部分風能作為補充來發電,那么對于實現露天煤礦的電動開采,甚至零碳開采意義巨大。

    陳方明曾計算,如果采用光伏能源驅動的電動寬體礦卡進行作業,鄂爾多斯一年可以節約出200多億元。

    -2-

    除了礦山以外,這種巨大的能源消耗在港口、碼頭、鋼廠、電廠等傳統產業里同樣存在。它們都需要一場智能化、電動化的升級。

    實際上,西歐很多國家在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非常重視能源開采中的能耗問題。

    尤其是德國,企業在礦山作業中需要做到最低能耗。能耗水平甚至成為一個企業能不能獲得開采資質的關鍵指標之一。因為耗能也造成大量溫室氣體排放和環境污染問題。

    當前,人類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關注氣候變化。各行各業都在召喚新能源,召喚零碳礦山和零碳園區。 

    在看到商業機遇和現實問題后,2016年底,陳方明帶領團隊成立了一家名為“博雷頓”的公司。他們想做一個聚焦在純電動工程機械和重卡研發、生產和應用推動的公司,為市場提供新能源智能裝備服務。

    博雷頓的取名也有一定的寓意。

    法國西北部有一種名叫Breton的戰馬。這種類型的馬已經出現了約一千多年。Breton戰馬溫順易控、聰慧穩健、強壯耐勞、樂于付出,主要被用于軍事、農業領域。陳方明以博雷頓為品牌命名,就是希望借此向客戶傳遞出專注、可靠、責任、智慧、環保的品質和精神。

    在選定了賽道和確定具體目標之后,陳方明計劃從清潔能源生產、無人駕駛、人工智能技術等領域尋找商業機遇。

    回看礦山開采,車輛作業中,經常是礦卡空載上坡,重載下坡。

    如此,在這樣的工作場景下,傳統燃油礦卡需要在上山的時消耗大量燃油,下山時也需要強大的剎車系統做減速。這樣,對卡車的制動系統會造成極大損耗,在作業中卡車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資源來噴淋散熱。

    然而,電動車輛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。因為,電動車在重載下坡回收了較多能量,在理想工況下電動礦卡能節省不少能耗。

    這就需要研發人員在保證安全性的前提下,制定盡可能理想的能量回收策略。這需要反復進行研究、調試。

    通過長時間的實踐,博雷頓的研發人員開發出一套解決方案,能量回收效果超競爭對手30%以上。

    -3-

    這得益于陳方明及一群擁有“華南理工”基因的創業團隊的不懈探索。

    華南理工是中國造車江湖里最大的“門派”。這所位于廣州的理工類大學在新能源汽車界大名鼎鼎。

    坊間有段子稱,在2021年11月華南理工大學的返校日上,新能源汽車界一半的大佬都到了。這里面包括小鵬汽車何小鵬、寧德時代曾毓群、威馬汽車沈暉、創維集團黃宏生……

    法國西北部有一種名叫Breton的戰馬。這種類型的馬已經出現了約一千多年。Breton戰馬溫順易控、聰慧穩健、強壯耐勞、樂于付出,主要被用于軍事、農業領域。陳方明以博雷頓為品牌命名,就是希望借此向客戶傳遞出專注、可靠、責任、智慧、環保的品質和精神。

    陳方明畢業于華南理工。博雷頓無人駕駛團隊的CTO全思博也是畢業于華南理工。在公司主要負責重卡與工程機械從電動化走向無人化。

    這個團隊為博雷頓提供了起跑的條件。然而,博雷頓離實現創業初心還有一些距離。

    一位使用過博雷頓產品的用戶曾問陳方明,博雷頓的重卡設備能借力清潔能源嗎?

    因為,即便像純電動的重卡裝備也依然靠公共電網發電。綠色能源才代表更美好的未來。

    這恰好契合博雷頓設定的目標。在創立博雷頓之初,陳方明就曾將新能源納入計劃。

    博雷頓希望提供零碳解決方案,于是提出風光儲運充系統,為礦山提供清潔、零碳、可持續的能源系統。

    在此構想下,博雷頓將風光電力、儲能、新能源車輛等技術通過物聯網接入云平臺進行智慧管理。它還為純電動礦卡、工程機械等設備提供充電和換電服務,從而實現綠色能源的補給。

    2020年,博雷頓入選上海市“專精特新”中小企業;2021年7月,博雷頓再次入選第三批國家級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。

    對于成為國家級專精特新企業,陳方明有自己的理解。他告訴直通北交所,國家培育“專精特新”企業是為了增強產業鏈供應鏈核心競爭力,推動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。

    “目前在工程機械及新能源重卡領域,中國的生產模式還很粗放。博雷頓有責任也有能力努力突破關鍵核心技術‘卡脖子’的局面,在力所能及范圍內為產業做出貢獻。”陳方明表示。

    從私募江湖到造車新勢力,陳方明的職業生涯正在完成重構。他告訴直通北交所(ID:tobse666),“不著急立flag,先朝專精特新的方向更加努力吧。”


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我要評論
    表情
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欧美人与动牲交A精品